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苍穹书屋 >> 媵宠 >> 番外之宗铎

番外之宗铎(三)

还是在那处帐中, 茹娘也正在和人说话。

与她说话的人, 正是方才站在帐篷前相迎的男子。

此人姓郑, 名中承, 人称郑军师。

正是黑龙帮现在的军师, 在帮里地位特殊,深受茹娘的信赖。

“方才我观这位荣三爷带来的人,颇有些军中之人的气质,恐怕这位荣三爷的背景, 并不如我们之前所查到的那么单纯。”

“一个手握大量财富、来历成谜的人,和江南织造有些许关系, 甫一来到沿海,就靠着手里的织物拿下了一笔笔旁人做不了的生意。别人弄不来的丝绸,他能弄来, 别人弄不到的茶叶, 他也能弄来, 甚至官窑的瓷器——”

说着,茹娘顿了顿,又笑道:“手段神乎其神,暗中与他下绊子的商号不知几许,可都低估了他的实力,以至于眼睁睁看着荣顺商号坐大,在广州福建浙江一带, 大小也成是个人物。现如今指着荣顺商号拿货的大小商人不知几许, 手里捏得都是海外畅销的货源, 不怪乎能发展到今时今日的地步。

“如今又和军中有些联系,这位荣三爷真是让我有点意外,忍不住想知道他背后到底还有多少隐秘,真正的身份又是怎样?”

说到最后,茹娘近乎喃喃自语。

郑中承看了她一眼,道:“既然敢在靖海侯府嘴下夺食,想必来历不简单,只看今日这阵势,倒是解了之前我们的担忧。”

何种担忧?

自然是觉得荣顺商号只是个做生意的,恐怕想和靖海侯府扳手腕恐怕还有些困难。可今日一看,虽不至于对上就一定会赢,但也不一定会输。

莫名的这位荣三爷就是给了人一种自信,似乎靖海侯府也没什么好怕的。

当然,处在黑龙帮这种地位,也不一定会怕靖海侯府,都是刀口上舔血的,尤其他们这些做海寇的,最是胆大妄为不过,再不济就远走海外,官府拿他们也没什么办法,不然也不会屡屡剿寇却无用。

只是既然想开门做生意,自然诸多顾虑,也不想荣顺商号这边出什么纰漏,以至于合作不成最后反成了笑话。

“说的也是,管他是什么来路,他的来路越是厉害,于我们的合作更是有益。趁这机会,你派人多试探试探他手下的人,看看到底是什么来路。”茹娘吩咐道。

说到底,荣三爷这个人还是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要知道茹娘的好奇心可不多。

想到这里,郑中承又看了茹娘一眼。

*

东方刚泛起鱼肚白,营地里的人便都醒了。

打柴、生火、原地造饭,一切忙碌得有条不紊。

毕竟昨日双方主事人的态度都摆在这儿,所以两边的人偶尔也会交谈。

宗铎踏出帐篷,看到的就是这副欣欣向荣的场景。

有个红色身影在人群里格外醒目,正是如歌。

她正蹲在火堆上的吊锅前煮着什么,一边和身边的人说话,可当看见宗铎出来后,脸上的笑容顿时收起来了,别开了脸。

“如歌姑娘熬得粥真好吃,还有没,再给我一碗。”

如歌看了看吊锅里的粥,又看了看捧着碗正冲着自己笑得灿烂的大汉,犹豫了一下,道:“剩的不多,我还要留一些。”

大汉正遗憾的还想说点什么,他旁边一个捧着饭碗的汉子,一把拉住他:“一碗还填不够你的肚子?如歌姑娘一大早起来,亲自去岸边找来的食材,又亲手熬了粥,你还真当是给你吃的?差不多就行了。”

大汉正想反驳,看见了站在帐篷外的宗铎,忙和同伴走了。

如歌只看粥,不看人。

去拿淡水的进忠走了过来,道:“爷,水备好了。”

宗铎与他去了帐篷后,等再回来时,与之前并没有什么两样,就是面上微微有些水汽,显然是去洗漱了。

“这个给你。”

正准备踏入帐篷的宗铎眼前出现了一个托盘,托盘上放了一大碗粥。

粥的稀稠合适,里面似乎放了切碎了的蛤蜊和蟹脚,还有些青色的菜叶,香气扑鼻,闻着就让人口涎泛滥。

“我错了,我昨天不该那么骂人,可她三番二次针对我,还那么对你……我、我……”说着,如歌的嘴抿了起来,小脸上满是倔强。

明明是来认错的,可惜终究功败垂成,说不出违背心意的话。

宗铎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

听到这声叹气,如歌的眼圈红了起来,低下头道:“大不了以后我见到她退避三舍,再不跟她起冲突就是。”

宗铎眼角余光看着她踢着石块的脚,嗯了一声。

听到这声嗯,如歌的表情顿时鲜活了起来,似乎很高兴,但心里还是难掩委屈,可又高兴居多。

“这是我专门一大早起来熬的粥,你昨晚喝了酒,吃些粥暖暖胃。咱们进去吧。”

两人正相携打算进帐篷,这时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三爷起得这么早啊。”

一听到这声音,如歌便宛如被针扎了似的,回身看了过去。

就见茹娘今日又换了身衣裳,一身束腰大袖的湛蓝色衣裙,显示了身段但又不失利落,发髻的样式也变了,多余的金饰头面都拆了,只乌黑柔顺的头发在脑后挽了个简单的髻,用同是湛蓝色的发带束着。

比起昨日,今日的茹娘才稍显有点海寇的样子,虽然她的模样在海寇中还是违和,但最起码她既然能做大龙头,平时决然不会用昨天那副样子出现在手下面前。

也就是说,如歌说茹娘故意针对她,其实并不是无的放矢。

“大龙头早。”宗铎微微颔首。

茹娘笑得妩媚,看了眼如歌手里的托盘道:“三爷这是用早饭?是粥?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有人熬粥,闻着倒是挺香的。”

她堂堂黑龙帮的大龙头,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出这种话,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如歌面露急色,攥紧了托盘,宗铎看了她一眼。

两人一通眼神交流。

如歌不甘不愿开口道:“锅里还剩了些,若是大龙头不嫌弃,我这便让人去盛来。”

“不嫌弃,不嫌弃,怎会嫌弃呢?看样子这粥是如歌姑娘煮的吧,没想到如歌姑娘一介江湖儿女,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千面罗刹,竟能洗手作羹汤,着实让茹娘十分佩服。”茹娘笑得格外灿烂。

如歌眉心一皱,正想讥回去,却想到方才跟宗铎保证的事,顿时咽下了到嗓子眼的话。目光扫到一旁的进忠,她道:“进忠,你去给大龙头盛粥。”

倒霉的进忠被抓了壮丁,反驳无能地去盛粥,如歌则端着托盘进了帐篷。

眼见进忠已经把粥送过去了,宗铎微微颔首道:“大龙头慢用。”便也进了帐篷里。

茹娘笑了笑,转身进帐。

*

“快趁热吃吧,再不吃就凉了。”

宗铎在矮案前坐下,拿起放在旁边的汤匙搅了搅,舀起一勺吃下。

“好吃吗?我里面放了下蛤蜊,还抓了几只螃蟹把肉给剃了……本来做了一大锅,谁知他们这个要一碗那个要一碗,就剩了这么多,还被那女人要走了剩下的……”

宗铎放下汤匙,问道:“你吃了吗?”

正撑着下巴一面看他喝粥,一面说话的如歌愣了一下。

看到这表情,宗铎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你去拿个碗来。”

“我不饿,等会随便吃点干粮得了。跟你不一样,我肠胃好着呢,你快吃,你昨天喝了酒……”

剩下的话,在宗铎眼神中消了音。

如歌蔫蔫地起身去找碗,再回来宗铎亲自把粥分了,如歌拒也没用。等真把粥吃进嘴里后,她也是极为高兴的,脸上都是笑,眉眼飞扬,明艳照人。

余光看到她脸上的笑,宗铎不禁有些恍神,也有些感叹。

无忧无虑的,真好。

“对了,爷,咱们等会就走吗?”经过这么一番,两人的关系再度回到以前,如歌显然轻松快乐了许多,一只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时不时舀起粥来吃,眼睛却一直在宗铎脸上打转。

“等会命人收拾东西,便启程回去。”

“真好,终于不用再看见那个女人……”剩下的话,再度在宗铎眼神里消音。如歌有点尴尬,也有点窘,撑着笑岔开话题道:“那我等会儿就去和他们说。”

宗铎无奈地摇了摇头。

……

可计划却碰上了变化。之前如歌煮粥,那股香气把很多人的馋虫都勾出来了,想着这是海上,什么不多就是海里的海货多,有人嫌弃一大早光啃干粮太干,就结伴去了海边。

谁知这一去不打紧,竟捕了不少鱼回来,还有昨晚海潮冲上岸的蛤蜊螃蟹什么的,简直是满载而归。

于是之前没去的人也去了,还有人凑趣说四处看看能不能打到猎,又猎了几只野兔子和野鸡野鸟什么的。

这可是地上跑的,海里游的,天上飞的,都齐活了。

本来昨天就赶了一天的路,昨晚也是随便应付了一顿凑活,还有很多人忙着守卫尽挨饿去了,等终于空下来有功夫吃东西了,天色太晚懒得折腾,等于是饿了一夜,此时看到这么多的美味佳肴,都是食指大动。

皇帝也不饿差兵,于是行程被拖延,大龙头和宗铎这边都下了命,吃了这顿再启程。

要不怎么说人的感情很多都是吃出来的,大家齐心协力处理食材,又齐心协力去造饭,一来一去之间,不免多了许多交流。

看着下面人和睦相处,茹娘和宗铎也挺高兴的,至少表面上是如此,双方既然以后会合作,自然彼此和睦的好,总比你我不顺眼我看你不顺眼的强。

“看来还是如歌姑娘有本事,一锅粥就把他们的馋虫都勾起来了。一群吃货,以前也没看他们有这么积极过!”茹娘笑骂道。

“大龙头谬赞了。”如歌皮笑肉不笑道。

这时有人把处理好的食物送上来,有烤的有煮的有烧的,还有人去船上搬来了不少酒。

也不拘什么,就三五成群席地而坐大快朵颐了起来。

“三爷,我敬你。”茹娘端起酒碗道。

“三爷不喝酒,昨晚已属破例,大龙头若是想喝酒,我找个人来陪你便是。”□□挡下道。

“三爷不喝酒?”茹娘十分诧异。

宗铎微微颔首,神情淡然。

茹娘露出失望的表情,眼波一转,目光落在如歌身上:“既然三爷不喝,那如歌姑娘陪我喝可好?这里就我们两个女人,也算是有缘。”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如歌只能应下了。

宗铎看了两人一眼,没有说话。

果然之后不出他所料,两个女人竟拼起酒来。

如歌的酒量不差,至少比得上一个成年男子也不弱,可让人诧异的是茹娘的酒量更好。反正如歌的脸颊已经红似火,她却还是如常。

可若是结合她的身份,似乎也没什么好诧异的。

“如歌姑娘,我再敬你,女子不容易,更何况是混迹江湖,你也算是难得的女中豪杰了。”

“不敢当不敢当。”

如歌嘴里说着话,手已经又去端酒碗了,这时一只大掌伸了过来,从她手里拿下酒碗。

“大龙头,适可而止。”

看着对方的脸色,茹娘愣了一下,笑了。

都是聪明人,自然听得出彼此话里的意思。

荣三爷这是在说,他已经洞悉了从昨晚见面开始,她刻意以如歌为引子,似乎想激起矛盾,观察他的应对方式。

人人都知荣三爷身边的千面罗刹常年一身红衣,大龙头同是女人,却刻意这么打扮,明摆着是故意的。言语中又三翻四次故意激怒如歌,如果真归咎于女人天生的敌对,又或者是说跟那点小心思有关,未免对不起她以一介女流之身坐在这个位置上。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从始至终大龙头都在试探。

而荣三爷心知肚明她的试探,却默许了。

但前提是别过格。

大抵也就只有如歌这个傻姑娘,以为大龙头是对宗铎起了心思想勾引他,为此没少恨得咬牙切齿。

明明被戳破了,茹娘却并不尴尬,笑得更是娇媚。

“荣三爷可真是怜香惜玉。”语气中隐隐有着感叹,也隐隐有点可惜。

至于这话是什么意思,反正如歌是听不懂,她这会儿已经醉得差不多,睁着一双大眼看看宗铎又去看茹娘,总觉得眼前的人都是双影的。

宗铎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说话。

他把酒碗放下,从进忠手里接过水囊,打开,塞进如歌手里。见她光捧着也不喝,他无声地叹了口气,推着水囊下端给她喂水。

一切弄罢之后,他站了起来:“急着赶路,大龙头,以后再叙。”

一见他站起来后,他手下的人都跟着站起来了,不过这会儿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也不妨碍。

“那就以后再叙了。”茹娘站起来道。

宗铎又对她拱拱手,就对扶着如歌的进忠使了个眼色,率先走了。

上了船,先把如歌送进舱房,外面的人正等着收拾残局的兄弟们回来,也好启程。

舱房里,如歌却发起酒疯来,拽着宗铎的衣袖就是不丢。

宗铎吩咐进忠去弄解酒汤,他这边却把如歌按在榻上,想把自己的袖子抽回来。十分狼狈,也是如歌的力气太大,把宗铎的衣裳拽得歪歪扭扭的。

他何曾这般过!

“别闹,等会进忠就把解酒汤拿来了。”

“你是谁?你是爷?三爷?”如歌凑了上来,似乎看不清楚,把脸贴得很近不说,还伸手抱住了他的脸。

宗铎伸手想把她的手拿下,可一个不防人就一阵天翻地覆被压在下头。

“三爷,荣三爷,睿王,都是你!”

如歌嘿嘿傻笑起来:“是你,正好!我跟你说,我警告你,你以后不准再对那个女人笑,听到没?”

说着,她还拍了宗铎肩膀一下。

喜欢媵宠请大家收藏:(www.cqshuwu.com)媵宠苍穹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媵宠最新章节 - 媵宠全文阅读 - 媵宠txt下载 - 假面的盛宴的全部小说 - 媵宠 苍穹书屋

猜你喜欢: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爆萌小妖:帝尊大人饶了我被迫成为捉妖大佬的爱宠爆笑修仙:师姐,快变身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柳絮扬兮公爷他偏要宠我攻略极品她把太子前夫踹傻了(重生)仙灵花圃我在宅斗系统里种田毒医特工:邪君狂后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我家徒弟又作死了王座攻略笔记异大陆修仙记魂术大小姐风月大臣们逼我当男后莱雅农门寡嫂:养个小叔当状元陛下略怂[综武侠+红楼]林姑娘看我鸭穿成男主的出轨原配驭鬼邪后一剑霜寒
完本推荐: 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道医全文阅读回档1995全文阅读悟空看私聊全文阅读湘云是个网红主播[红楼]全文阅读吃货世子俏厨娘全文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全文阅读全球神武时代全文阅读神座崛起全文阅读倾城诺全文阅读江先生,我只喜欢你全文阅读陪太子读书全文阅读精灵之沙暴天王全文阅读C语言修仙全文阅读前夫尽弃:江医生,爱你超甜全文阅读我是校霸他亲妈全文阅读重生之最强高手全文阅读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全文阅读惊雷全文阅读战神比肩:绝色战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道家祖师皇牌兵王圣墟从心之主双影无暇谷主大人你命里缺我重生之先声夺人纵情欢愉三国之巅峰召唤一切从只狼开始重生六零:空间女神医乡村透视仙医诅咒之龙不想当影帝的厨神不是好偶像超神时期满级开局在木叶全娱乐圈都宠着我[系统]最狂医王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神帝归来给你我的小心心[综漫]向往之人生如梦平仙荡魔记女帝家的小白脸你好,上将先生陆先生太会宠妻了侯府商女白氏药庐绝版青梅:腹黑竹马吃定你十方乾坤

媵宠最新章节手机版 - 媵宠全文阅读手机版 - 媵宠txt下载手机版 - 假面的盛宴的全部小说 - 媵宠 苍穹书屋移动版 - 苍穹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