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苍穹书屋 >> 媵宠 >> 第202章

第202章

次日, 王太医的单子就送过来了。

盘儿把单子拿在手里看了又看,方对白术和白芨道:“以后就照着王太医的单子来安排吃食,把太子妃送来的那些补品都收起来。那么好的东西, 给我吃了实在糟蹋,还是留着等孩子生下来以后补身子的时候用。”

白芨点点头, 道:“是, 奴婢这便去安排。”

说着,她含笑看了白术一眼。

真以为这位主儿傻啊, 让她来看可不傻, 傻的能让太子爷把王太医安排过来, 还打着旗子可以不吃太子妃送来的补品,却任谁都挑不出错来?

恐怕继德堂那位要气闭了气过去。

当初被安排到盘儿身边,白芨并没有当成回事,只觉得是这个人除了一张脸,无一处出挑, 也不知怎么会入了太子爷的眼。

可随着时间过去, 却悄悄变了想法。

就照如今的形式来看,恐怕以后东宫的大戏要连番登场了。

莫名的, 白芨竟有些期待。

而对于白芨的眼神, 白术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只是半垂着眼帘沉默着。这时盘儿让白术把自己的针线簸箩拿来, 自打有孕后, 盘儿就折腾着给孩子做些小衣裳。

其实以她的针线活儿, 做些小衣裳倒不困难, 可谁曾想她又突发奇想做大人的衣裳。那布料选色一看就是男子的,却又不让人问是给谁做的。

反正这院子里她最大,就由她折腾吧。

只是做着做着就笑起来,那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无一人敢说。

*****

婉姝连着去了两趟睿王府,才找到宗铎。

“躲着我,你怎么不躲着我了?”婉姝颇有些没好气,翻着白眼看着弟弟。、

宗铎摸着鼻子失笑道:“二姐,我没躲着你,不过是有些公务要忙。”

“公务?你在京里能有什么公务?还不是知道我在帮你选王妃,就故意躲着我,故意不见我!”

这种事宗铎怎好和婉姝细说,只能无奈道:“二姐……”

“反正我不管,你今年多大你自己清楚,宗钺都大婚了,你却一点动静都没。在福建,你成天跑得不见人影说是为了公务为了朝廷我信,可这趟回京总没事了吧,反正我不管这趟出京之前,你一定要把王妃给我娶进门,不然我就去求父皇让他留你在京里,直到你大婚为止。”

“二姐……”

“上回我回京探望娘,她都神志不清了,都还记得铎儿要大婚生子之事……”

一提起这事,两人都沉默下来,连婉姝都不说话了。

她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复杂地看了弟弟一眼:“铎儿,你别说二姐逼你,成家方能立业,你这样如何让娘安心?”

宗铎半垂着眼帘,过了会儿,才失笑了一声抬起眼,道:“可大姐,娘尚在咸福宫浑浑噩噩,我如何能安心成家生子?我手里的差事如今已渐入佳境,这两年正是关键时候,实在分心不得,也耽误不得。

“等我把手里的差事办完,想必以我的功劳,向父皇求一个接娘出宫,他定不会回绝了我,到时候我就带着娘在沿海一带寻一处地方住着,说不定对她的病情会有缓解,等到那时候,我再操心娶妻生子的事情也不着急。”

“你……”婉姝震惊地看着他,没想到宗铎的心思竟然这儿。

她就说宗铎为何那么拼命,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以他的身份完全不用那样,可他却屡屡犯险。

虽然宋明从不与她明说,甚至很多事情也都瞒着她,可她还是能知道宗铎做的一些事情其实是很危险的。

其实婉姝嘴里不说,心里还是有些埋怨宗铎的,一离京就是这么多年,这趟回来了也没去看娘,娘以前真是白疼他了。

可此时再来看,也许这个弟弟的心思,她从来没有看透过。

“你想立功把娘接出来,其实和你成婚生子并不抵触。”

怎可能不抵触?既然娶进门的是个人,自然有自己的心事,想当初她不也拴着宋明不愿让他去边关,为此两人没少闹腾。如果娶进门的睿王妃不愿意宗铎涉险,又或者不愿他去沿海,闹起来怎么办?

婉姝自己都是女人,自然明白女人的一些小心思,所以连她都说得颇为没有自信。

“二姐,也就两年的时间,我向你保证三年之内,等我把差事办成把娘接出宫,到时候一定娶妻生子。”

“三年?”

宗铎点点头。

想了会儿,婉姝才道:“那好吧,多的我也就不说了,只望你能记得这句话。至于娘那里……”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脸色复杂起来,“你也不要太勉强。我相信娘若是神智还清明,肯定不愿你做那些危险的事,去换来接她出宫。”

宗铎笑了笑:“二姐,我也不光是为了娘,也是为了大周。”

上升到国的程度上,就不是婉姝能理解的了,她也不懂这些,姐弟二人又说了些闲话,婉姝便回去了。

*

本以为婉姝动如此大的干戈,这次总能见着些动静,谁知什么都没有。

而随着宗钺大婚过后,宗铎就离京了,竟然没等婉姝和宋明先走了。

“你就放睿王离京了?也不操心他的大婚之事?”盘儿好奇问道。

“睿王有要务在身,国事为大,他既然现在不想大婚,就由着他去吧,过两年再说。”其实对于宗铎的心思,宗琮多多少少明白点儿,心里自然感叹不已,不过这种事也不好跟盘儿细说。

时间一天天过去,随着宗铎离京后,婉娴、婉姝等人都接二连三离去了,宫里再度清冷下来。

婉婤却被盘儿给留下了,她月份也不小了,长途跋涉回皮岛,皮岛现在是战略要地,上面军汉多,男人多,军医也有,但接生婆就没有了。

即使有,也都是些乡野出身自己琢磨的那套接生方法,盘儿实在不放心,毕竟婉婤是第一胎,就硬把她留了下来。

傅磬没有留下,如今苏海已经不在皮岛了,而是去了辽东,现如今皮岛就靠傅磬和宗钤镇守。

这次傅磬陪着婉婤回京,以至于宗钤必须留守,这也是独独宗钤没有出现的原因所在。

离得太久,就怕岛上会出事,毕竟宗钤还太年轻,比起经验还是不如傅磬的。

有着婉婤的陪伴,盘儿倒并不寂寞。

两个都是大肚婆,又是亲近的母女关系,一起养胎说话,时间也容易打发。

而就在宗琮的梦里,盘儿的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来。

大得让太子心惊胆战。

每次看到她,都生怕以她的小身板撑不住她那个大肚子。也再三询问过了王太医,王太医每次请脉都说一切挺好,双胎的肚子会比怀单胎要大,这都是正常事。

就在盘儿怀胎六个月的时候,太子妃生了。

生得十分艰难。

那日的动静几乎惊动了整个东宫,甚至盘儿都挺着肚子陪了半宿,毕竟大家都去了,她若是不去,实在对不起太子妃平日对她的‘好’。

幸亏太医们医术高明,接生的嬷嬷也都是老手熟手,才让太子妃安全诞下孩子。

生的是个皇子,生下来也活着,可是身体却似乎极弱。刚生下来的时候,也不哭,接生嬷嬷连着拍了好几巴掌,才能听见极其细微的哭声。

表面上自然是大吉大利的喜事,可包括太子脸上都带着一层忧虑,因为太医跟他说了,二公子实在太弱,夭折的可能性极大。

不出所料,二公子没挺过满月就没了。

东宫的气氛一片低迷,宫女太监们一改平时的做派,说话做事都小心翼翼了不少。坤宁宫那边收到了消息,据说皇后娘娘还哭了一场。

太子的心情也不甚佳。

这种情况,盘儿只能紧闭院门老老实实养胎,幸亏她还有个肚子作为推脱,不用出去碍人眼。

据说,二公子没了当晚,太子妃在继德堂发了场疯。说都是胡良娣暗中找人咒了她,才会致使她胎像不稳二公子夭折。

巫蛊之事在宫里向来是大忌,太子妃说出这般话简直就是疯了,她甚至还去胡良娣院子里大闹了一场,幸亏被太子所阻。

这些事旁人不知晓,盘儿还是听太子提了一句。

没过周岁的孩子夭折,一般是不排齿序的,等又过了一个多月,胡良娣生下了一个小公子,哪怕是盘儿都不禁脊背发凉,心想这下太子妃肯定要视胡良娣为死敌了。

当然这也都是台面下的想法,实际上面上还是一片平静。太子妃因为二公子的夭折抱病了一阵,现在也好了,大家又开始每日去继德堂请安的日子。

反正让盘儿来看,哪怕她眼神不怎么滴,也能看出其中的机锋。

因为连着发生了这么多事,盘儿不免就藏了心思,越是临近临产的日子,越是焦虑,甚至整晚整晚睡不着。

这事,没几天就被太子知道了。

他来了后,也没说什么,只是晚上留宿在此。

盘儿怕他知道,就装睡。

可越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有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冒出来,有时候她自己都控制不住,还有孕后期频繁的如厕。

中间折腾了一次,还把太子吵醒了,之后盘儿躺在榻上,明明想让自己睡着却睡不着,明明不想如厕,却渐渐感觉到又想去了。

这些交杂在一起,她难受地哭了起来。

想让自己偷偷地哭两下,就当是发泄了,可控制不住越哭越厉害。

太子叹了口气,坐了起来。

“怎么了?”

“殿下。”盘儿回过神,想让自己停住眼泪,却怎么都停不住了。

“你到底怎么了?哭什么?”

“我……”

“孤问你也不说?”

“呜……”她一面哭,一面抹着眼泪:“我想如厕……我害怕……”

“自己不敢去,所以害怕?”太子的眉心拧成了一个小结,“不是有宫女陪着?难道要孤陪着你?”

“不是、不是,我自己去就好了。”

太子便叫了人,让白芨扶着盘儿去了净房。

过了一会儿,人回来了,这下总算没哭了,太子却没放过。

“这不是挺好的,你怕什么?”

“我……”

一说,盘儿又想哭了,心里刚想,眼泪就克制不住流了下来。

太子又叹了口气,他今晚叹过的气,大概比他一年的都多。他将她拉进怀里,中间因为身体笨拙不好挪动,盘儿即使拼命想让自己灵活点,不让他太费劲儿,却心有余力不足,致使眼泪流得越发多,都快把太子给淹了。

终于把人弄进怀里了,太子拍了拍她道:“你怕什么,跟孤说。”

盘儿磨蹭了一会儿,才哽咽出口:“……妾身现在又丑又胖又笨拙,光吵着殿下歇息,总是想如厕……”

“王太医不是说,这都是正常的事。”

“……妾身因为肚子太大,肚子下面的皮都裂开了,长了好多好多棕色的纹路,我拼命地偷偷擦膏脂,似乎也没什么用……她们说这些东西去不掉,可能一辈子都会留在肚子上面……如果是这样,那就太丑了,以后还怎么侍寝……”

她断断续续才把这段话说完,太子的眉心又拧成一个小结。

“我看看?”

他说着,就去掀盘儿的衫子,盘儿伸着一双小胖手按着不让他掀。

“别看,真的很丑,我自己看不见,只能从镜子里看。可镜子模糊成那样,看起来都触目惊心……”

可就她这样的,还能阻得了太子?太子很成功的掀开了。

认真地端详了下,还伸手摸了摸。

“疼不疼?”

她老实地点点头:“疼。不过抹点润膏就没那么疼了。”

“没事,宫里有最上等的碧玉膏,祛疤的效果最是好,到时候孤给你弄两瓶涂上就好了。”

盘儿睁着一双泪眼:“不是说最上等碧玉膏十分罕见,每年的贡品中也就只有三瓶,都在陛下或者太后她老人家那儿。”

太子抿着嘴没说话,他一个太子若是连两瓶碧玉膏都弄不来,这太子不当也罢。

盘儿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闭着嘴不吱声了。

过了会儿,太子伸手给她擦了擦脸:“现在总没有什么怕了的吧?”

盘儿偎在他怀里,小声说:“还是有的。妾身怕若是生产不顺利,到时候若是有什么事……”就再也见不到殿下了。

“不准胡说。上次太子妃难产,不也是好好的,宫里的太医多,接生嬷嬷都是老手,肯定会没事的。”

“妾身还怕若是生完孩子后,丑了老了,到时候殿下不来看妾身了……”

“放心,不会让你失宠的。”

※※※※※※※※※※※※※※※※※※※※

梦里的盘儿不是作,是临产前情绪不稳定。

我相信生过孩子的妹子都懂这种莫名其妙想哭,因为笨拙丑陋有的甚至上厕所都不方便,而产生的自我厌弃、羞耻感等等心情。孕前抑郁症或者孕后抑郁症,其实都与这些有关。

本来苗条的身材,因为怀孕,变得肿胀发胖臃肿丑陋起来,脸也是如此,有的人甚至浮肿,浑身都肿了,腿脚上一按一个窝。孕妇便秘是常事,大着肚子蹲着厕所,孕后期尿频,一晚上起十几次都有。肚皮开裂,看起来像干裂掉的树皮,擦什么油、膏都是杯水车薪。等生完后,一堆赘肉的肚皮,顺产侧切的伤口或者剖宫产肚皮上的伤口,同时还得操心下奶给孩子喂奶的事,头一次哺乳堵奶发炎等等,拿一个啼哭的小婴儿没办法,若是婆家现在再出点幺蛾子,都能使任何一个孕妈崩溃。

说这些不是想给有些没结婚的妹子造成心理上的阴影,只是想说当妈都不容易。尤其家里有孕妇的,请多给她们一些耐心,孕妇抑郁不是作出来的,她们其实也不是故意的,我相信任何一个有勇气去生孩子并把孩子生出来的妹子,都是坚强的,她们一定能自己走出来,但同时也希望身边人能多给她们一些时间,多一些关心和耐心。

哈哈,这种话其实应该对男士们说,或者当婆婆的说,不过这种文应该没有男读者。当初连载小首辅的时候,还有不少男读者留过评论。

喜欢媵宠请大家收藏:(www.cqshuwu.com)媵宠苍穹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媵宠最新章节 - 媵宠全文阅读 - 媵宠txt下载 - 假面的盛宴的全部小说 - 媵宠 苍穹书屋

猜你喜欢: 神医弃女已是两山重帝神通鉴花落鹰飞天尽头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我的未婚夫是修真大佬异大陆修仙记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我家花妖我在宅斗系统里种田穿越之迟钝的世子妃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我不想陪仙君渡劫了!腹黑男主如此病娇重生校园女神:明少,太腹黑[综]纲吉成为审神者胜者为王[快穿]陪太子读书王座攻略笔记风童传[综武侠+红楼]林姑娘看我鸭混元修真录[重生]逆天毒妃:傲娇邪帝,强势宠!王妃又下毒了生随死殉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完本推荐: 全能巨星奶爸全文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全文阅读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全文阅读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全文阅读修罗帝尊全文阅读神医萌妃,王爷约不约全文阅读女尊之弃妻全文阅读重生之民国元帅全文阅读乡村朋友圈全文阅读末世虐杀游戏全文阅读前夫尽弃:江医生,爱你超甜全文阅读神座崛起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全文阅读重生之最强高手全文阅读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第一神豪全文阅读神级投资全文阅读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全文阅读生在唐人街全文阅读星卡大师(重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农女有夫:携手系统来种田超神狂婿微尘传她不让我辞职(GL)侯爷你又被翻牌了重生之靳少要嫁我天下无敌我狙到了你的心永恒圣王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最佳赘婿九龙圣祖神秘老公:隐婚,请低调娱乐之万界游戏系统我绑定了戏曲系统老夫老妻重生日常[星际]万古剑帝影视世界:我是梁笑棠都市绝品仙医娱乐之我能无限升级启源之天庭魔宠的黑科技巢穴大武侠冒险录暗黑破坏神之毁灭非我莫属隐婚大人,又又又宠我了谷主大人你命里缺我神木刀万道剑尊我的家里居然有矿

媵宠最新章节手机版 - 媵宠全文阅读手机版 - 媵宠txt下载手机版 - 假面的盛宴的全部小说 - 媵宠 苍穹书屋移动版 - 苍穹书屋手机站